首页 资讯 展览 艺术家 收藏家 酒文化 茶文化 图片

藏品

旗下栏目: 藏品 书法 书画 油画

端砚收藏家:悠悠端砚缘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4-01
摘要:端砚收藏家蔡雪斌(左三)与砚友陈佳鸣(左一)等在赏砚 小时候,父亲在院中种菜,特意划了一块地给我,那时我总喜欢种些花花草草这可能对我后来喜爱自然而美的东西形成较大影响。 我第一次接触端砚是1990年代末期,那个时候主要是在上海,跑上海友谊商店这
小时候,父亲在院中种菜,特意划了一块地给我,那时我总喜欢种些花花草草——这可能对我后来喜爱自然而美的东西形成较大影响。
我第一次接触端砚是1990年代末期,那个时候主要是在上海,跑上海友谊商店这类地方。一开始感觉好玩,慢慢地也就留下来自己把玩。记得第一块老坑砚是在一 位台商吴鸿祥店里买的,他那时候开店没多长时间,可能新开,我有一天看到这家店很有韵味就进去了,进去以后就看展示的砚台,感觉文人气很重,是我内心很喜 欢的那种,那时就挑了一块——可以说我一上来收藏砚就是最经典的,现在我家里老坑砚比较多,三百多方的砚里有一百多方是老坑。
端砚坑口 繁多,世人最推崇的是老坑、麻子、坑仔岩三大名坑。除了坑口,端砚还讲求石品,如天青、鱼脑冻、青花、蕉叶白、石眼、火捺等。端砚的几大名坑最初是上世纪 六七十年代应日本人的要求重开的。我刚收藏砚的时候,听日本人说中国没有藏砚家,你们中国人要收藏砚,以后要用很高的价格从日本买回去,那个时候我就下决 心,要收大量的端砚。老坑最后20年出的砚材品质最好,这是我们这代人的幸运,我们没有理由让这些精品流出国门。
近年来,所有端砚名坑 都已“封坑”,特别是老坑已封坑很多年,无石可采。老坑属沉积岩,每开采几十米甚至十几米,就掘不出了。然后,朝下开采一些,又能找到。一直向下找。老坑的最上层是与地下水面齐平,因此最上层是被水面封住的。自公元1300年来,老坑里的东西是无法被盗的。从唐朝到清代张坑,约开采了30%,1979年重 新开采的时候,大概开采了约130米,这期间直到最后无石可采而封坑总的开采量占到老坑资源的70%。因此,我们这代人看到的老坑石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 者的。古人从未有机会看到这么灿烂、这么丰富的老坑材料,而后者也没有机会再看到了。为何说材料耗尽了呢?当初刘演良老师做矿长的时候,用钻探金矿的探头 开进去,坑洞当中是空心的,曾朝上、朝下、朝前、朝后、朝左、朝右地探,再无发现老坑的石料。所以,第二任端砚厂长接任后,由于石料渐少,当初一百多人的 厂,变成了三十多人的厂。然后再把开采权承包给了他的小舅子,小舅子实在掘不出老坑的砚石。怎么办呢?老坑里面有几根古人留下的用于支撑坑道的石柱子,就 把石柱子挖取出来。当时很巧,最后一根柱子挖取出来的时候,适逢工人出矿吃饭,坑洞就轰然倒塌了。
此后对外说是封坑,保护资源,而实际上是老坑的资源已经没有了。
第二名坑要数麻子坑,麻子坑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开的坑口,1960年代初开始采石。当时政府要开这个坑的计划,缘于应日本人的要求。当时国家困难,急需外 汇,于是决定开坑。日本人在侵华战争时,已经对中国的各类资源调查得很清楚。日本人对中国的文房四宝很喜欢,其中最喜欢的是端砚之中的麻子坑,提出用这个 坑的石料来换日元。当初大量的麻子坑出口都销往日本。可以说,后来最好的麻子坑砚材都留在日本。麻子坑位置是在山上,在整个山高度的四分之三位置。为何说 麻子坑现在也封坑,没有了呢?因为从上世纪60年代开采到七八十年代已经几乎没了,里面被完全打通了。步行到麻子坑的山路颇为辛苦,要翻山。此后陆陆续续 有一些私人,在山体里盗挖。我们现在看到的东西,已经不是从主矿脉里挖出来的,而是从矿脉的支矿里挖出来的。第一座山打穿了以后,人们在它的前一座、后一 座山上找石头资源,都没找到类似的砚材。所以说麻子坑现在封坑,是假象,还是资源已经耗尽了。
另一名坑坑仔岩——据当地职工说,保守估计现在开采的量接近保有量的一半。坑仔距离老坑有近百米,好的坑仔也不次于老坑。老坑石料在水里,坑仔石材在岸上。坑仔的石头比老坑的石头稍微干燥一些,但优等坑仔也是很好的,即使还是比不上老坑。
回忆自己第一次到肇庆,好像也是2001年,那时是来旅游的,看到肇庆有很多的砚,虽然当时买了几块砚,然而可惜的是当时还不是太懂,。真正为了砚到肇庆 来,可能是第二阶段,好像2002年5月第一届端砚文化节,这是专门为砚而来了。后来参加端砚研讨会,认识了古砚研究学者蔡鸿茹老师, 又买了一些砚回去。其实那时候的端砚收藏在国内也才开始起步,但国内好像没几个人喜欢端砚,所以那时候到这里,便宜的一块老坑砚,大概八寸以上,全部冰 纹,报价只有1300元,低的500元也可以拿到——这样的砚现在卖的话,估计至少都得开价十几万元,真正的成交价格我估计在6万-8万元。
现在看,那时的端砚价格简直是太便宜了,今天来看几乎算是白捡的。
现在老坑价格上涨那么多,我个人认为世人还没有真正认识老坑的价值。将来老坑的上涨空间会让人惊叹的。
收藏砚,其实对我来说,最大的乐趣是:工作之余,捧出砚,摸摸砚堂,磨磨手,感受古人所说的那份秀润娇嫩,什么烦恼也变没了。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中心 | 人才招聘 | 客服中心 | 收藏本站

中国文化商会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西路36号院
新闻电话:15811365342 客服邮箱:zgwhshysw@163.com 客服QQ:986458365
版权属于中国文化商会所有。用户仅可为个人的非商业使用,下载或打印网页上的内容摘要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20 中国文化商会

电脑版 | 移动版